您現在的位置:?臺海網 >> 生活頻道 >> 文化 >> 文化大話堂  >> 正文

專家掲秘蘇東坡謫居廣東惠州時的“思想轉型期”

www.zocnrl.live 來源: 中國新聞網 用手持設備訪問
二維碼

  “東坡被貶惠州是他本人的不幸,但卻是上蒼賜給惠州人民的禮物。”11月23日至25日,在廣東惠州舉行的“2019廣東旅游文化節暨第十屆(惠州)東坡文化節”的40多項活動,基本上融入了東坡元素。對此,中國蘇軾硏究學會常務理事、廣東省蘇東坡文化研究會名譽會長、惠州市東坡文化協會名譽會長楊子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就感慨地講述了自己研究蘇東坡文化的情懷,并掲秘了蘇東坡謫居廣東惠州的“思想轉型期”。

  研究東坡文化,就要學習東坡的憫世情懷。楊子怡稱,東坡一生充滿了憫世情懷,從小立志以天下蒼生為己任,他在《謝晴祝文》評價自己是“政雖無術,心則在民”。他對待百姓平等如一,不分等級、賢愚與地域,愛民如子。他主張“視民如視其身,待其至愚者如其至賢者”(蘇軾《既醉備五福論》),這就是有道“君子”之所為。作為父母官,他常常把自己看成是民眾中的一部分:“我雖窮苦不如人,要亦自是民之一”(《次韻孔毅父久旱已而甚雨》)。即使在自己屢受挫折,受到無端迫害的逆境里,他也未改初衷。

 

  研究東坡文化,就要學習他廉潔剛直的政治品格。楊子怡稱,蘇軾十分注重廉潔自律,在《六事廉為本賦》中對廉潔從政做了全面論述,在名篇《赤壁賦》中說“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在其絕筆《夢中作寄朱行中》里說:“至今不貪寶,凜然照塵寰”,從不貪圖錢財,不出賣書畫,一概回絕作書畫的請求;不收潤筆費,一概回絕作墓志銘者的請求。他秉性剛直,為人坦誠,從不向權貴低頭,從不肯改變自己為民的本懷。在《思堂記》一文中他曾自稱:“言發于心而沖于口,吐之則逆人,茹之則逆余。以為寧逆人也,故卒吐之。”因此在他的政治生涯中,他直陳時弊,敢逆龍鱗,表現出一個古代直臣的耿直本性。即使在貶處惠州也如此。在他所寫《荔枝嘆》中,他指名道姓直指本朝權貴,揭露他們媚上取寵及窮奢極欲的生活。

  研究東坡文化,就要學習他的幽默與智慧。楊子怡稱,他胸襟澄凈,個性倜儻,處世瀟曠,常善于把痛苦化于幽默之中。比如明明是貶處黃州,他卻說“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逐客不妨員外置,詩人例作水曹郎”,自我解嘲,把初貶之苦化入幽默之中。又如,閑居惠州明明是生活困窘到需學生、友人饋米饋柴,他卻說“白頭蕭散滿霜風,小閣藤床寄病容。報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輕打五更鐘。”不屑一顧,輕松以對。又再如在海南時明明是處于“食無肉,居無室,病無藥,出無友”的困境中,他卻說“寂寂東坡一病翁,白須蕭散滿霜風。小兒誤喜朱顏在,一笑那知是酒紅”,樂觀豁達之態全出。

  研究東坡文化,就要勤于反省。楊子怡稱,蘇東坡是一個善于反省的人。東坡早年是一個忠君意識很濃的人,寫于25歲時的《秦穆公》詩,就極力為秦穆公以三良為殉進行辯護,認為秦穆公是春秋時賢明君主,不可用遺命以三良陪葬:“昔公生不誅孟明,豈有死之日而忍用其良”。但貶惠后對此事有了較深的認識,在其《和陶詠三良》一詩中,認為三良之死輕如鴻毛:“三子死一言,所死良已微……顧命有治亂,臣子得從違”,看法與以前截然不同,對君主旨意,要看其正確與否才可決定是服從還是違命,不能一味盲從愚忠。這表明東坡在進行反省和反思,可見惠州就是他思想的轉型期,如學者所言,他完成了由臣到人的轉變。

  楊子怡表示,東坡是惠州的一張閃亮的名片,要把這張文化名片擦亮,把東坡文化打造成為大灣區有特色的文化,提升惠州在大灣區城市乃至全國東坡文化的競爭軟實力。(中新網記者 宋秀杰

相關新聞
蘇軾的最后一個中秋節和《渡海帖》

“涼天佳月即中秋,不須以日月為斷也。”假如不是那場意外的熱毒,元符三年(1100年)的八月就不是東坡先生的最后一個中秋節了。   這年5月,新登基的宋徽宗大赦天下,63歲的東坡先生的貶所往北挪了400多公里,從海南中部的儋州移到了廣西南端的合浦縣。這段距離雖然短,但終于是...

大數據邂逅古典詩詞,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當科技感滿滿的“數據可視化”邂逅古典的唐詩宋詞,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近日,一組可視化數據作品《宋詞繾綣,何處畫人間》(以下簡稱《宋詞》)和《唐女詩人群像》(以下簡稱《唐詩》)在朋友圈刷屏。該作品由浙江大學CAD&CG國家重點實驗室和新華網數據新聞部合作,歷時半年完...

蘇軾傳世真跡長春展出 受墨客熱情追捧

中新網長春8月20日電 (柴家權)20日,位于長春的吉林省博物院迎來大批參觀者。當天,該院對外展出了珍藏的宋元明清書畫精品,其中不乏宋代蘇軾的《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受到墨客追捧。   蘇軾《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卷真跡 柴家權 攝   此次展覽名為《長白遺珠——...

摩訶池上水晶宮盛世繁華成煙云

“水殿風來暗香滿”“時見疏星渡河漢”。蘇軾筆下的摩訶池,堪比人間仙境。那么,摩訶池真實存在過嗎?究竟是什么模樣?2月26日,記者對話成都市金牛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四川本土文化研究者淺夏,聽她講述摩訶池的前世今生。她直言:“在歷代文人對摩訶池記載描述中,最美麗動人的應該是蘇東坡的《洞仙歌》了。” 去年,淺夏所著的《錦水花間——千年前的...

出走半生?蘇軾懷念的仍是那眉山少年郎

眉山三蘇祠里的蘇軾雕像。 許嵐攝 東華門遺址全景圖。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品詞 蘇軾《洞仙歌 并序》 余七歲時,見眉州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歲。自言嘗隨其師入蜀主孟昶宮中,一日大熱,蜀主與花蕊夫人夜納涼摩訶池上,作一詞,朱具能記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無知...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 红包麻将卡五星 老重庆时时采彩走势图 大众麻将胡法 雷速体育直播间好赚吗 快乐12官网 捷豹比分足球指数 重庆时时为啥不会赢 捕鱼大师最新版本 秒速时时彩 手机北京赛pk10计划软件 微信扫码注册赚钱 广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