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臺海網 >> 新聞中心 >> 天下 >> 國內  >> 正文

開門賠錢,關門更沒出路 “義烏模式”為何海城失靈

www.zocnrl.live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用手持設備訪問
二維碼

  2016年9月28日,遼寧省海城市西柳鎮。“南義烏、北海城,共筑專業市場新航母”的巨幅海報,成了當地最吸睛的開業慶典廣告。

  這個建筑面積82萬平方米的大市場——海城義烏中國小商品城(簡稱海城項目)一期工程,共有商鋪7400多個,建筑體量之大、配套設施之全和招商政策之優,堪稱東北專業市場“新航母”。

▲5月29日,海城市西柳服裝市場內的小商品街。

  作為義烏市場“走出去”首個域外投資項目,義烏商城集團除宣稱百億投資外,還計劃動員3000多家商戶移師北上,以確保這個小商品城“血統純正”,旺市運營。

  海城方面更是時不我待,“力爭用三年時間,將其打造成為中國北方最大的小商品交易中心和中國南北兩大市場強強聯合的成功典范”,早在2013年就已寫入當地政府工作報告。

  豈料,這艘義烏市場“新航母”卻擱淺了。

  開業3年多,市場交易冷清、商鋪大量空置,蕭條景象遠超各方預期。義烏商城集團財報披露,海城義烏中國小商品城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簡稱海城公司)虧損嚴重:截至今年6月底,負債總額27.29億元,3年營業總收入140萬元,連支付一年利息的零頭都不夠。

  “雖然經過幾年努力,實際上還只是一個雛形”,在義烏商城集團總部,去年11月起兼任海城公司董事長的副總經理張奇真,坦誠而謹慎地說,“這個項目現在確實比較尷尬”。

  “義烏模式”為何海城失靈?“強強聯合”為何西柳遇冷?“李逵”為何不敵“李鬼”?記者為此兩度南下義烏、北上海城,試圖從市場發育、品牌運營和投資決策等角度,探尋這些市場悖論背后的常識與邏輯。

  “一下子開來一艘‘航母’”

  初夏時節,遼寧海城已和浙江義烏一樣炎熱。

  “西柳”“西柳”……高鐵海城西站出站口,當地司機攬客聲不絕于耳。幾番閃躲推讓,記者終于坐上一輛出租車,直奔西柳而去。

  大約20分鐘后,車子抵達一個喧鬧的服裝市場。記者四下張望片刻,略帶遲疑地問:“這是義烏小商品城嗎?”

  “嘿,光顧說話了,這是西柳服裝市場。”出租車司機二十多歲,說話干脆利索。轉眼間,車已調頭穿過西柳立交橋,駛入一排氣勢恢宏的建筑群。

  司機小伙關掉計價器,又帶記者圍著市場兜了幾圈,面帶歉意地說:“這里基本沒什么人,我們本地人很少到這兒來。”

  將近下午兩點,從兩側品牌街到中間主體市場,進出車輛十分稀少,多數店鋪不是空置就是歇業。沿街零星營業的商鋪,顧客還沒有店員多。

  抬眼望去,鋼結構的主體建筑時尚氣派,玻璃幕墻上“遼寧西柳·義烏中國小商品城”的紅色大字格外醒目。

  主樓中央大廳環廊上,懸掛著“祝賀西柳義烏皮草城盛大開業”等條幅。招商接待區內寬敞明亮,只見兩三個慵懶的中年婦女,光腳翹到沙發椅上玩手機。相隔幾步,“義烏傳奇,西柳再續”的超薄燈箱廣告亮眼,違和感十足。

  “義烏市場也是從小做大的。一下子開來一艘‘航母’,攤子鋪得太大。”在市場招商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簽約入駐的1000多個義烏商戶,現在只剩下幾十戶,不少商鋪改做倉庫了。

  市場招商總監季文剛笑稱,從義烏過來最大的體會就是人少。“這都第二次招商了,等于炒冷飯。市場信息越透明,本地招商難度越大。”他說。

  海城公司副總經理虞鑫偉掰著指頭,給記者算了一筆賬:項目一期投資大約30億元,按5%計算全年財務成本1.5億元,加上每年8000萬元運營成本、1200多萬元房產稅和800多萬元供暖費,眼下這點收入連塞牙縫兒都不夠。

  開門賠錢,關門更沒出路,義烏商城集團及海城公司漸成騎虎之勢。更多海城人則錯愕不已:深諳市場之道的義烏人,怎么會在市場運營上栽這么大個跟頭?

  “這么一大筆資產放在這兒,還拖累了母公司股價”,虞鑫偉不無憂慮地說,“我們的目標就是把運營費用賺回來,硬著頭皮也得往前沖!”

  市場并未如期“炒”起來

  海城項目從洽談到落地,可謂一拍即合,各自歡喜。

  作為一家地方國有控股上市公司,義烏商城集團并不滿足于“桌子底下放風箏”——獨家經營開發、管理和服務義烏中國小商品城。2011年,他們與西柳商貿城合作舉辦貿易對接會,被視為南北兩大專業市場強強聯合的緣起。

  曾任海城公司副總經理的何云飛回憶,當時之所以首選海城,一是西柳服裝市場全國聞名,商業氛圍濃;二是當地小商品相對匱乏,產品互補性強。

  早在2008年,海城市西柳市場建設管理委員會主要領導,專程帶隊來義烏調研,并對“義烏模式”倍加推崇。用何云飛的話說,“我們有這個想法,他們也早有這個意愿”。

  一個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之都”,一個是聞名全國的服裝大市場,稱得上“門當戶對”了。2014年6月6日,雙方注資6億元成立海城公司,義烏商城集團占95%,海城市西柳市場開發建設有限公司占5%。

  作為兩地國有資本投資合作的樣板,它也被更多賦予探路地方經濟轉型的使命。

  在義烏,它被視為“向網上走、向高端走、向域外走”的重大舉措,肩負著續寫義烏傳奇、彰顯義烏品牌的使命;在海城,則被冠以“全市乃至全省最大的商業項目”,并成為全省服務業轉型升級的試驗田。

  記者梳理海城項目資料時,曾深陷市場名稱錯亂之中:企業名稱與市場招牌不符——在“義烏中國小商品城”字號前,有的冠“遼寧海城”有的寫“遼寧西柳”,甚至連官方文件也逐級而變、各隨其名,令人眼花繚亂。

  更有趣的是,2012年9月29日和2014年5月20日,雙方曾兩次簽訂投資合作協議。除投資額由150億元下調為110億元,項目名稱也由“義烏·西柳”更名為“海城義烏”,義烏商城集團頗有些“娶親”變“入贅”的滋味。

  在海城市政府官網的“項目簡介”中,“預計2020年10月竣工后,營業收入約3000億元,利稅20億元,安排就業20000人”等內容赫然在列。發布日期竟在當年遼寧各地GDP“擠水分”前后,數據偏差之大,難免令人心生疑惑。

  相形之下,義烏“算盤”打得還算保守。一位曾參與項目論證的義烏官員私下向記者透露,當時一個頗有說服力的決策依據:義烏市場有7萬多個商鋪,哪怕動員5%就是3500多戶,足以撐起海城項目“半壁江山”了。

  “當時想的簡單,人貨訂單帶過去,一下子把市場炒起來!”季文剛說。

  在海城經濟技術開發區商務局,朱勇局長也不無感慨地說:“要是真能過來3000多戶,再加上西柳幾百個小商品經營戶,這事兒就成了。”

  “挪不來的市場訂單”

  從舉全市之力的海城各級政府,到傾盡政策優惠的義烏商城集團,都篤定海城項目一次啟動成功,實現旺市運營。

  孰料,本以為眾望所歸的市場合作,卻打了一個“啞炮”:開業以來,號稱“純正義烏市場血液”的上千家商戶,絕大部分都“回流”義烏了。偌大的西柳義烏小商品城,想找一個義烏人都很困難。

  “個別還留著商鋪的,人也回義烏了,都是雇本地人看攤兒。”海城公司副總經理楊云告訴記者,當時招商組市采用義烏市場租售結合的方式,即主體市場約6000個商鋪只租不售,東、西品牌街約1400個商鋪只售不租。

  除了培育期交誠意金免租金、老市場商戶按原合同期免租金等招商優惠外,“經營戶所繳納各項稅收的地方留成部分全額獎勵給經營戶”的協議內容,雖不“顯山露水”,也都是這個超值“大禮包”的一部分。

  沒想到,商戶反應并不積極。自招商認籌活動啟動至今,共簽約入駐市場經營主體1000戶左右,商戶主體2800個。如果剔除很多關門歇業的商鋪,正常營業的商鋪數量還要大打折扣。

  人來了,貨來了,訂單卻沒有來,更不知道采購商在哪兒。

  想象的市場帶不來真實的交易。時間一長,這些賺不到錢看又不到市場前景的義烏商戶,便紛紛撤回去了。虞鑫偉認為,市場沒有快速做熱的原因,不光攤子鋪得太大,也和市場輻射范圍有關。

  海城和義烏兩地相距近兩千公里,但商貿流通由來已久。曾有媒體報道,早在2002年,在西柳賣小百貨的浙江人就有6000人左右,這還不包括回鄉辦工廠的近千人。可見,這里的小百貨生意曾一度紅火過。

  追憶西柳服裝市場的繁榮景象,溫州一位潘姓老板的故事令人感慨:“布匹生意最好時一天能賣50萬元,而且都是現金交易。為了收錢安全方便,我老婆整天把錢包掛在脖子上,結果落下了嚴重的頸椎病。”

  “現在買貨都不來人,全在網上下單了。”在西柳服裝市場一區,今年53歲的黃立新吐槽道,客戶和市場都在變,生意越來越難做了。

  老黃是義烏廿三里人,早年搖過撥浪鼓“雞毛換糖”。1985年,他和十幾個老鄉來西柳擺地攤,賣拉鏈、紐扣、松緊帶,一待就是30多年。

  “兩個兒子都在義烏,誰也不愿來接班。”老黃嘴上嘟噥著自己沒能耐回不去,但心里卻舍不得每年檔口六七百萬元的流水,還有多年積累的固定客戶。他感覺雖然忙點并不累,干脆把最喜愛的小孫女接過來,決定在西柳堅守下去了。

  說起隨海城項目北上的義烏同行,老黃笑稱生意沒受任何影響,并流露出一副司空見慣的神情:“從義烏做批發到西柳變零售,賬期少則半年多則一年,現在義烏人哪受得了?肯定要回去的!”

上一頁 1 2下一頁
相關新聞
“義新歐溫州號”中歐班列(義烏-莫斯科)首發

中新網義烏11月19日電 19日16點28分,滿載著100個標箱溫州出口貨物的X8410次國際貨物班列,從義烏西貨運站啟程發往莫斯科。   溫州作為因“溫州模式”而聞名的“中國民營經濟之都”,具有小商品大市場、小產品大行業、小資本大集聚的特點,當前正在向都市經濟轉型升級蛻變,是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重要“南大門”和對接閩臺的“橋頭堡”。   自2018年8月溫州市對外...

掘商機促交流 臺灣農林精品“組團”亮相義烏森博會

第12屆中國義烏國際森林產品博覽會(以下簡稱“森博會”)11月1日在浙江義烏開幕。展會專門設立了臺灣農林精品展區,臺北市商會、南投縣政府、苗栗縣農會、員林市農會等組團參展。 11月1日,第12屆中國義烏國際森林產品博覽會在浙江義烏開幕,本屆展會吸引了來自32個國家和地區的1696...

浙江義烏目擊記:“圣誕節離不開義烏制造”

新華社杭州10月20日電 題:“圣誕節離不開義烏制造”——全球最大圣誕產品生產基地義烏目擊記   新華社記者屈凌燕   “從鞋子到玩具,從衣服到餐具,圣誕節采購可不僅僅是圣誕老人和圣誕樹。”印度露露國際集團中國分公司負責人尼羅斯表示,“圣誕節離不開義烏制造!”   北方秋意已濃,江南也是“一陣秋雨一陣涼”。記者近日到全球最大圣誕產品生產基地——浙...

考古發現:義烏八九千年前就有人類居住

新華社杭州8月13日電(記者馮源)浙江省義烏市是舉世聞名的小商品之都,是中國制造走向世界的重要窗口。考古學家最新研究發現,在距今八九千年前,先民就在當地“結社而居”,制造陶器。   從2014年起,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義烏市城西街道橋頭村對橋頭遺址進行了發掘。橋頭遺址是一處距今八九千年的新石器文化遺址,它目前的發掘面積約2000平方米。考古人員發現...

在這里,隨便一家店鋪,年銷售額都可能過億!咋做到的

浙江義烏是國內最大的小商品出口基地。   小小的商品,一直被看成是我國外貿出口的一個晴雨表,眼下國際經濟形勢復雜多變,很多人都在對中國經濟的外貿出口感到擔憂,真實情況究竟如何呢?   這里隨便一家百十平米的店鋪年銷售額都可能破億   義烏工商職業技術學院是一座建...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 澳洲8开奖网站 下载无网络单机麻将 重庆时时过年停吗 什么app可以写文章赚钱的软件是什么软件 有三套房子怎么赚钱 网上真人龙虎技巧稳赢 彩票人工计划软件下载 重庆开心农场彩票开奖 玩时时彩死了多少人 新萄京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大圣捕鱼手机版 现在很多加微信群赚钱是真的么